三月下旬,正是樱花盛开之时。一阵风吹过,飘落的樱花仿佛舞着的精灵,划过女孩的发梢,绕着人的衣角,香了风,也香了人衣裳。那美丽的精灵随着微风飞舞,像寒冬纷飞的粉红色雪花,时而急促,时而悠扬,在不经意间,地面上已似铺了一层淡粉色的绒毯,花瓣掉落,旋转,在天空中徘徊,最后仍无力摆脱宿命,成为尘埃。 樱花开了......樱花败了......那紧锁的心扉,是否还敞开着,按响三月的门铃,樱花微微一笑,将我锁在春雨的季节里。当影子爬上心头,窗外的景色,有点杂乱无章,却不失美丽的色彩,红的、黄的、绿的、白的、粉红的,而我却只能望见那一片鲜红的血迹。
  同样是樱花盛开的日子,也是新学校的开学第一天,教学楼在月光的照样下闪烁着光辉,左右两旁的教学楼被路灯涂成了惨白的颜色,学校唯一的一棵樱花树开了,樱花一朵一朵飘落下来,落在地上,形成了一幅美丽而又和谐的画面,校园里面只有稀稀零零几个人百无聊赖的走在小路上。我倚靠着那棵樱花树。一片花瓣她飘然而至,但转瞬,她又要悄然离去,我赶忙伸出手接住了她,我真不忍弃手让她离去。久久凝望着,脑中浮现出一幅美丽的樱花盛开的情景。
  这时,你的出现打断了我的思绪。这就是你,一位身材娇小的女生,拥有着一双精神但不够大的眼睛,架着一副 300 度的黑框眼镜,从远处看,一眼就便认出你的背影,你那用一束大红色绸带扎在脑后的黑发,宛如幽静的月夜里从山涧中倾泻下来的一壁瀑布。如此美丽的女生,身高却只有一米六多一点点。你时常在无聊的时候,做出可爱的样子,说话努起小嘴,发出很嗲的声音,还在课桌上画画,甚至课本上,就连我的试卷和橡皮都没有逃过你的掌心,在这时候我看到你亭亭玉立的可爱。那是单纯的你,那是真正的你。
  我刚进这个班集体的时候,我们互相不认识,仅仅在开学的那天晚上,我出门散心,遇到了你,对上了眼神,但时间又太过仓促,你仅仅是我身旁的一位过客。我甚至连你的长相都没有看清楚。命运似乎不愿意让我们在一起,你是住校生,而我是走读生;你的外貌是那么的美丽,而我是那么的平庸;你是用的物品都是潮流品牌,而我却仅仅用的起杂牌。命运却又是如此的爱捉弄人,在班级里互相熟悉了一段时间后,班主任把我们分在一起,你就成了我的新同桌。我们彼此就互相认识了。虽然你的性格有些内向,但是你非常的想要和我交朋友,我被吓得措手不及。我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情是,开学没几天,由于我有点黑,被别人当做笑点。因此我很伤心。这时,你站出来了,阻止那些笑话我的人,并过来安慰我,这时我感受的同学间真正的友谊。无论我想做什么事情时,你对我说:“想做就做吧!怕什么!”你总是支持我,这就是你唯我独尊的霸气。
  嘿,
  你不知道吧?
  你留给我的印象,是那么的生动。
  当你那天对我一笑而过,我便深深的爱上你,但我很自卑,觉得并配不上你...而你对我越来越好,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滋味。
  虽然你不曾哭泣,有着坚强的一面,但你也有柔弱的一面。你时常表现出你唯我独尊的霸气,却有时候流露出你亭亭玉立的可爱。这就是我的同桌——“你”。
  当你听说初三分班的时候,从你的眼神中看出你是舍不得这个班级和这里的同学。暑假后,果真分班了,你分在 1 班,我被分在 9 班。
  一天晚上,我正准备回家,突然发现你一直跟在我的身后,当我和你一起走出校园,就在这一霎那,我看见你哭了,这时,你的霸气突然消失,只留下单纯的你,我们谈论着新的班级,觉得这新的班级虽然给人带来新鲜感,但还是找不到以前班级的那种亲切感,你一边向我述说着,一边哭泣。这时我才看见你柔弱的一面。
  哭泣过后,等待着我的却是一句始料未及、顺序颠倒的真情告白。
  ...
  ......
  呐,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还好吗?